如我们先前所写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在2016年发现,有62%的美国成年人在某种程度上在社交媒体上消费了新闻。

2017年9月,皮尤中心 更新了研究研究发现,2017年,大约67%或三分之二的美国成年人报告说“至少在社交媒体上收到了一些新闻”,比去年增加了5%。

根据研究,这一5%的增长是由某些人口群体中更大幅度的增长推动的。研究显示,目前50岁以上的美国成年人中有55%现在在社交媒体网站上消费新闻,高于2016年的45%。该研究还报告说,2017年,非白人美国人在社交媒体网站上获得新闻的人数从64个上升到了74% 2016年的百分比。最后,从社交媒体获取新闻的学士学位以下的人群增加到69%,而之前的这一比例为60%。

尽管有许多头条新闻和关于 社交媒体在传播假新闻中的作用及其对舆论的影响,大多数公众似乎都不打算在不久的将来停止在社交媒体上阅读新闻。但是,传统新闻媒体的一些乐观领导者将假新闻视为强调主流媒体完整性的机会。

根据路透社新闻研究所的最新报告, 只有24%的人认为社交媒体在将事实与虚构内容分开方面做得很好,而主流媒体只有40%。该报告的主要作者指出,“假新闻可能是很长一段时间以来发生在新闻界的最好的事情”,因为公众对传统新闻媒体的信任度仍然是社交媒体的两倍。这可以看作是“重新建立主流品牌价值并注重质量的机会”。

该报告指出,虚假新闻争议导致美国新闻机构的数字订阅数量增加,并且有16%的美国人愿意为新闻付费,而过去这一比例为9%。

因此,尽管越来越多地使用社交媒体进行新闻消费,但是公众似乎还是对从社交媒体来源收到的信息持怀疑态度。这种分离使社交媒体成为一把双刃剑,特别是对于希望恢复其品牌价值的传统媒体公司而言。一方面,社交媒体极具价值,并且可以说已经成为营销目的以及共享新闻和信息的必要条件。另一方面,媒体必须仔细考虑如何在社交媒体中建立和维护公众信任。

根据皮尤中心毫无疑问,社交媒体是在线新闻消费者接触传统媒体提供的新闻的常见途径,许多美国人从这两种来源获取新闻。但是,当人们通过跟随社交媒体上提供的链接访问新闻文章时,来源识别比直接来自新闻机构的电子邮件,文本或警报的来源识别要低得多。因此,额外努力强调通过社交媒体共享的内容的来源可能有助于增强在线用户对他们正在查看的信息的信心。

这些担忧超出了媒体的范围,适用于任何参与在线社区并通过社交媒体与公众互动的公司。我们一次又一次地看到社交媒体的失误使公司成为头条新闻。有些人可能仍然相信那句老话:“没有不好的宣传。”但是,不当建议的Tweet可能像野火一样散布开来,并引起强烈的公众批评。而且,在不断变化的虚假新闻格局中,即使冒充冒名顶替或恶作剧的目标,一家公司也可能成为社交媒体丑闻的中心,即使没有任何过错。

此外,当通过各种平台上的多层重新共享过滤消息和内容时,很容易被误解,脱离上下文或进行操纵。这种“电话游戏”效应会以难以量化或追踪的方式损害品牌的在线声誉。通过监视搜索结果和提及来保持公司在社交媒体声誉方面的脉搏,这是主动掌握潜在社交媒体热潮的一种主动方法。

如今,包括传统媒体在内的公司都面临着机遇和挑战,要使其与困扰在线世界的虚假新闻,巨魔和恶作剧区分开来,同时仍要利用社交媒体平台提供的工具。成功地走这条紧绷的绳子,需要不断的在线警惕,并牢牢把握与使用社交媒体相关的风险和收益。确实是一种爱与恨的关系。